讨伐酷狗背后:中国交易型音乐市场之忧

来源:本站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6-03 浏览: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吴怼怼

4月17日凌晨,酷狗主播未眠,初春的午夜尚有些寒冷。

1点05分,微博名为“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的主播仍在敲击键盘:“一直等着商城维护好 等来的是梦想破灭”。

酷狗直播承诺他们的圆梦计划,走到了破梦时刻。

而梦碎的背后,折射出的则是中国交易型凯斯娱乐音乐市场之伤,以及其背后的版权成本之患。读懂圆梦计划的前世今生,才能读懂今天的这一局面。

01 音乐人之痛

自2018年开始,“圆梦计划”的消息在主播圈子中流传。他们在酷狗直播,可以获得用户赠送的现金礼物。这一笔费用,可以在5sing商城中购买原创音乐的版权。

5sing商城是连接主播和音乐制作人的交易平台。

音乐人制作小样上传平台,主播试听满意,便可下单购买,音乐人进而为歌手制作完全版歌曲,供主播演出使用。

这便是酷狗直播的圆梦计划:平台支持,粉丝支援,音乐人供给,主播便可“圆梦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歌曲完成并通过审核之前,音乐人都需要自掏腰包,承担词、曲、编曲混音、录音、和声,以及包括人工、房租、水电在内等杂费成本。

正常情况下,在音乐人递交材料的15个工作日内,酷狗应结算70%的首付,然后结算30%的尾款。

但音乐人王方回忆,很多公司都没有收到尾款,自2月份开始,酷狗便开始拖欠制作音乐的款项,3月干脆不结算了,很多音乐人只能贴钱接项目。

3月22日,酷狗关闭了5sing商城,所有小样及待审核歌曲均无法推进交易。

音乐人随后收到内部通知,酷狗暂停音乐商城,并为他们提供两个解决方案:3000元/首歌转让词曲版权,或者10000元转让词曲版权加录音版权。

音乐制作人李帆计算,最低3万元制作费用的歌曲计算,刨除各项成本及税费,音乐人仅能获得5000元,成本高达2万多元,酷狗的解决方案难以弥补音乐人亏空。

有制作公司已下单62首歌曲,自作成本140万左右,却仅收回12.6万元。

音乐人郑冰冰称,37家音乐制作公司销售了3000多首歌,仅其中十几家未结算的款项就达到3000万,“粗略估计的话,活动未结款应该上亿了,都是制作公司垫的钱。”

5月22日,郑冰冰发了一条1800字的长文向酷狗直播及腾讯音乐维权。他表示,母亲正在癌症化疗期,急需资金。此前他也曾进行维权,酷狗为其结算了70%的费用,尚余230万元未结。

“我们这次绝不撤回,还会继续,哪怕砸锅卖铁,也要求一个公平对待。”

5月29日,酷狗直播发布声明称,“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诉,反应音乐质量不达标,有商家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牟利”。

音乐人菜菜和小雪则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,酷狗直播一直对音乐质量有审核,质量不达标则无法上架、需音乐人重新制作,如今却因所谓“质量”问题停止结算。

天津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毅娴认为,酷狗旗下公司与音乐制作公司签订的合同中,并未对歌曲质量不达标和著作权纠纷进行限定。现在以“歌曲质量不达标”为由,单方面终止活动、不支付款项的行为已经构成单方面违约。

声明发布后,有音乐人发微博称:“还主播投诉,我看主播都在骂你们平台啊,钱先给人结算清楚!”

事实上,主播们投诉的主体,确实并非音乐人。

02 主播之伤

微博用户“爱唱歌的小狮子1573”表示自己是酷狗主播,参加了“圆梦计划”。

3月8日,她接到酷狗通知称,限于3月25日之前筹款12万,否则“圆梦”失败。

按照规定,酷狗将按筹款的50%比例,提供歌曲制作费用,比如最低3万元制作费用的歌曲为例,主播需要众筹到6万元总额。

3月23日,她只筹集8万多元,于是便自己购买了3万元的礼物。等她凑够钱,再登录5sing商城时,发现商城正在维护中,无论下单还是审核,均无法操作。

主播阿雅形容,“好像是在网购,买家付了钱,卖家也发了货,但货被电商平台扣住了,说你不能发给买家。”

4月中旬,正当音乐人收到单方面降价解决方案时,酷狗主播们也面临两难选择。

酷狗单方面宣布星愿计划(即圆梦计划)结束,主播可通过两种方式退出:

其一,退回所筹集基金,而主播所应获得的分成也将退回;其二,兑换价值3万元礼物,及8位靓号。

若4月25日前,主播未选择退出方案,将强制退出,一无所获。

据蓝鲸TMT采访,酷狗直播分成比例为5:4:1,即平台拿50%,主播拿40%,工会拿10%。但不排除部分工会抽取比例稍高,主播只能拿到35%左右。

“爱唱歌的小狮子1573”在微博上发布檄文,主张维权,评论中有人留言:“我也凑了12万,要不是为了出歌才不会自己怼钱进去呢。”

微博博主“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转发、点赞了檄文,转发语称:“也许你们一时兴起的决策,可是对于我意味着自己的梦想,默默坚持在酷狗播着是自己对唱歌的喜爱对酷狗的信任。”

2018年11月1日,一篇名为《酷狗造星提供的不仅是商业模式 还有价值导向》的文章中,有这样一句话:“以音乐为主打内容的酷狗直播就吸引了大量有梦想的音乐人,酷狗直播也开始成为音乐人发歌的崭新渠道。”

现在看来,崭新渠道不通向梦想,反而给音乐人和主播添堵。

03 中国交易型音乐市场之忧

中国音乐行业一直在推进交易型音乐市场的养成,伴随版权新规出台,从业者对前景普遍看好。

而酷狗维权事件揭开了纱布,露出了中国音乐行业久治未愈的伤口。

5年前,酷狗曾帮助过原创音乐。2014年6月,5sing的网站因传播有害视听节目而无法访问,海量音乐爱好者无处可投。

微博“特头工作室”透露,5sing是被封掉了,而非所谓的故障。一时间,贴吧、论坛、博客中议论纷纷,小道消息频传,人们担心5sing“难逃一死”。

7月10日,5sing的域名正式由5sing.com变更为5sing.kugou.com,背靠酷狗满血重生。

混迹5sing的音乐爱好者心恋曾经小众、独立的自留地,直言“看到酷狗心情有点复杂”。

5sing聚集着各路原创高手以及翻唱发烧友,并为音乐制作者提供展示、交流和众筹服务。

其众筹栏目下,一张原创专辑的众筹金额为几千元不等,也有音乐人在此众筹演唱会,目标金额也才不过5万元。

5sing对于音乐人的扶持力度,虽不及互联网资本力量,但这样的交易型音乐市场对当时的原创音乐人仍然有不小的价值。

毕竟,彼时国内的创作环境对音乐人并不友好。

“1996年一盘卡带10元,内容方分到1.2元,也就是12%,但发行渠道没有形成垄断,好的内容会有一定议价能力。”麦田音乐创始人宋柯曾表示,“互联网时代则加速了唱片业的死亡,播放平台成为非常强势的一方,内容方利益分成从12%压榨到2%。”

直播模式,也带给音乐人新的希望。

国内音乐付费率虽然仍低,但用户愿意看直播时打赏。直播打赏的用户便间接成为音乐的付费用户。

因此,直播大旗下不仅有颜值网红、游戏高手,也迅速聚拢起了民间音乐力量。

截至2018年,酷狗直播通过歌手音乐众筹和数字EP电商平台,为主播发行了1200首原创音乐作品,主播的歌曲播放量突破了800亿次。

这一年,酷狗主播直播总时长超过4000万小时,相当于4600年,其中一共唱歌9100万次,共计630万小时。

在交易型市场和直播模式演进的背后,国内音乐版权的模式和格局也在发生着迅速变化。大市场的变化,为今天小市场发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笔。

三年前,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(海洋音乐)合并,将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收入麾下,成立腾讯音乐。

“海洋音乐”是一支版权大军。2012年,海洋音乐平地起高楼,在互联网音乐盗版猖獗之时,以低价签下了多家唱片公司的长期独家代理版权,抢占版权滩地。

2013年12月,海洋音乐收购酷我音乐,次年与酷狗完成换股合并,组成集团军。

2014年,线上音乐平台爆发版权大战,长达三、四年之久,引得国家版权局出手干预。

一场大战过后,集团军已和腾讯同盟,获得海量版权,建立了版权上的优势地位,打垮大量中小音乐平台。

这一版权战略,让腾讯、酷狗尝到了甜头,版权即流量,流量也便成了平台衡量音乐价值核心指标。

流量就是流量,至于是否好听,那是另一码事。

04 版权成本之患

但与此同时,版权高昂成本也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。酷狗着手打造一条新的版权生产线:既然流量可以变现,何不让流量为版权买单?

圆梦计划就此启动:

首先,音乐平台扶持草根主播,吸引粉丝,打造海量流量池;为主播提供圆梦计划,激发流量众筹资本;以众筹得款“扶持”音乐人,低价获得独家版权;主播演唱原创歌曲,吸引粉丝打赏。

看似多赢的闭环生态,实则是一场流量游戏。

平台规则里,免不了以“流量”作为衡量音乐质量的标尺。而对于一腔热血的音乐人来说,现实未免有些冰冷。

2018年12月12日,腾讯音乐在纽交所敲钟上市,上市当天市值达到230 亿美元。

其招股书中显示,订阅+直播模式是其收入模型,包括虚拟礼物打赏和高级会员在内的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,在2018年上半年占比高达70.4%。

某一层面看,虚拟礼物打赏、高级会员是腾讯音乐绝对的现金牛,也是推动腾讯音乐上市的主力引擎。

上市后,腾讯音乐的表现不尽人意。从上市到现在近半年过去,股价一直在发行价左右徘徊,曾冲高至19.11美元,至5月30日收盘已跌至13.50美元。

腾讯音乐发布2019年一季报后,财经资讯平台和讯网有文章分析称,腾讯音乐运营数据呈现全面增长缓慢的态势,商业变现也并不如市场预期。

文章作者认为,QQ音乐、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的付费订阅和数字专辑版权,是公司的流量基本盘,而这一业务由于巨额版权费用并不盈利。

今年3月,腾讯音乐年报发布前夕,酷狗直播“圆梦计划”对音乐人和主播“开源节流”,品牌陷入舆论沼泽。

就像童话中,午夜零点的钟声敲响,灰姑娘的华丽马车又变回了田间的南瓜。

2013年,微博名为“周鑫儿sinny”的音乐人,以线上代理的身份进入酷狗直播,一直合作至今,她曾将后者称为“我最信任的酷狗”。

而在此次事件中,周鑫儿也被裹挟在内,“6年了,酷狗的门进了好多次,却从来没那么陌生。”

2018年5月23日,周鑫儿为了维权,来到广州,恰逢暴雨倾盆。

她更新微博:“这天上的雨就像我们音乐人一样的心情,任意冲刷却不知路归何处。”

天气预报显示,这场雨停不了,还要再下十多天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)
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